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真相珍像!!!(3)

围观真理 探求真相

 
 
 

日志

 
 
关于我

欢迎朋友的到访 !也希望你加我为博友!我不能主动加了,也无法加关注了。本博重点关注珍贵影像,历史事件,美食。热点问题!!!

网易考拉推荐

回眸才华横溢而又清廉如水的蒋介石  

2014-07-20 11:20:17|  分类: 谈古论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颜昌海

蒋介石在青少年时期特别喜爱诗歌,爱好音乐、爱好山水。少年时,最爱唱岳飞作的《满江红》,有时自己也写词作歌。

据说,蒋介石一生留下的作品颇多,但我们能见到的并不多。就是从所见不多的著作中,也能窥见到,他在文学方面的才能。下面从诗、文、书札、演讲四个方面,举一些例子来领略一下,他在文学方面的特长。

关于诗歌,在国民党的着宿中能手实在太多。如孙中山先生,有《哭刘道一》的“半壁东南三楚雄,刘郎死去霸图空”一诗传诵甚广。蒋介石早年留传下来的诗歌不多,其发表的诗歌,最早见于卢翼野先生主编的民族诗坛1940年6月号中,其中有蒋介石的一首《咏竹》断句:“一望山多竹,能生夏日寒。”这两句诗作于1898年时13岁,论诗的技巧,上句清顺、下句奇突。他能从丛竹的绿荫深处,想到骄阳的遮蔽,更想到能生出夏日的清凉,髫龄时有此造诣实在难得。

他在赠给友人“单纵”的照片上题诗曰:“腾腾杀气满全球,力不如人肯且休!光我神州完我责,东来志岂在封侯!”这首诗作于1906年时21岁,看诗中的语意:是在日本求学时代,这二十八字中,充满蓬勃坚忍之气,显示出少年时代的豪情壮志,自非常人之手笔。

他还有一首写雪窦山的诗:“雪山名胜擅东南,不到三潭不见奇。我与山林盟在夙,功成身退莫迟迟。”这首诗作于1920年时35岁,是闲居故乡韬养时所作。前两句点出雪窦山名噪东南的事实,及其奇山异水之所在;末二句表达了他的极爱山水之情,希望将来功成名就之后归隐山林、寄情山水。这到底是诗人的矫情、还是真实感情的流露?古人功成身退的典范,他渴望效仿;而尘世中的名利权势,则更有魅力。

再谈到文。蒋介石的著作如:《孙大总统广州蒙难记》《五十生辰感言》《西安半月记》等都是叙事生动、情文并茂、使人动容的不凡之作,然已为许多人所知晓,不必再加介绍。其余如《告国民书》、《告友邦书》等等……冗长不便摘录。这里所选择的,是偏于文学性质的一篇代表作——《武岭乐亭记》:

“武岭突起于剡溪九曲之口,独立于四明群峰之表,作中流之砥柱,为万山之景仰,不偏不倚,望之岿然。

其独以武岭名者,殆取其义于武德,即其地以况其所居之人耶?岭之上古木参天,危岩矗立,其下有溪,溪水潆洄,游鱼可数,牧童鱼父,倘得其间,乐且无穷,其幽静雅逸之景象,窃叹世外桃源无事他求矣。

而隔溪之绿竹与岭上之苍松,倒影水心,澄澈皎洁,无异写真,其有岁寒君子之逸致乎?旧有榭阁,名曰文昌,规模狭陋,无足以资游瞻者。甲子春,余还里扫墓,见其栋楹斜欹,行将就圮,乃勘绘图,亟思有以改造之。

我兄锡侯欣然赞焉,爰董其事,命匠鸠工,建亭三楹,落成之日,属余名之。余以其位在山水之间,凡远方同志来游者,莫不徘徊依恋而不忍舍,盖无间乎仁与智,皆有乐于此也,乃取其义而名之日乐亭。

甚愿吾乡同志,朝夕游乐,顾其名而思其义,因观感而有所兴起,卓然以自立也,庶不负今日改造斯亭区区之意也夫!”

此文写武岭风光之明媚,字字生动,又字字简洁,读来朗朗上口,回味无穷。写景状物,细致入微使人如临其境、如见其人。字里行间,蕴透出作者的兴趣和向往,一如晚明袁中郎诸名手作品,而其意义则又不同袁氏诸人之一味悠闲。

再次说到书札。蒋介石的上总理书,以及致各友好同僚书,多半是论政治、论军事,极少闲字与闲话,比较有文学性的只有《与黄膺先生一书》。书中写道:

“接诵手教,怆念无穷,昨复电至中段,凄然泪下,未知兄又作如何感想耶?民国存亡,全在中师一人。英兄为民国而死,亦为中师而死。英兄不死,中师至今,或不至卧病京中。时势所趋,而使黄钟毁弃,瓦釜雷鸣,言之殊感痛心。今弟既不能随中师北上,英兄亦不能复生以事中师。中师走京,当非偶然,而兄自不能不以英兄与弟事中师者事之也。

兄与弟如果能以英兄之心为心,则英兄诚不死,而其目瞑矣。粤中纷乱,日甚一日,要想于纷乱中理出一个头绪来,恐非朝夕所能为力。然粤治之时即国治之日,此时要知治国非难,治粤为难,望兄在京以全力事中师,使弟在粤专心灭贼,或能副吾兄之望也。余无他言,只问何时入党,共仗安危而矣!翘首北望,神驰何似!伏惟心照不宣。”

这封信,可以看到蒋介石事师交友之道,和在特殊的历史条件下,他的忧思和抱负,至其文字之流畅,感情之真挚犹其余事。

最后说他的演讲。蒋介石一生所作的演讲十分浩瀚,其中名篇佳作不乏其例,下面要介绍的一篇,从题目就可看见,其浓浓的文学气息。那是在1935年9月13日的晚上,他在峨嵋军训团中秋赏月会上,所作的一篇演讲《风清月朗忆峨嵋》。在演讲中,他对当时所见的景状,作了如下的描绘:“秋高气爽的时节”,“清光如镜的良宵”,“月亮的圆满无缺”,“清朗的月光”……等等。仅用为数不多的几个短语,就将当时的时令、夜晚、月亮、月光等,描绘得如此的精到、贴切,有画龙点睛之感,可见其用词的高超和达意的准确。

在这佳节良宵里,他同峨嵋军训团军官,一道在此胜地团聚作赏月之会,面对当空的皓月,他思绪翻滚,感慨万端,他说:“月之明晦无常,人之聚散不定,要想如此赏月,能有几回!”接着说:“我们在此难得欢娱之际,大家要想到我们国家正在危急存亡之时,祖宗所交给我们的大好河山,现在残破不全。早不如今夜月亮的圆满无缺!再要想到我们的同胞,多在痛苦中呻吟;几千万同胞,在人家铁蹄蹂躏之下做奴隶牛马!”随后他说:“我们大家当此国家日益危亡、民众水深火热的时候,应如何痛自贬责?益思所以,克尽救国、救民与爱护部下之责任,以报答我们国家和一般民众。使我们的国家得以金欧无缺,如今夜的月光一样圆满,使我们的同胞得以安居乐业,享受平等的幸福。”

话锋一转,说道:“我们赏月就是欣赏自然,……无论日光云雾、电雷风雨、山川草木,鸟兽虫鱼等自然界一切的东西,无不具有伟大深刻的感动力;—种真挚的生动而自然的美妙之处,可供我们无尽的欣赏,启吾人悠然的深思,直接调畅身心,涵养性灵;间接就可以增进品德,开发智慧;而且多与自然界接触,还可藉以锻炼体魄,涵养精神。”“我们人生在自然界中,除欣赏自然外,更要征服自然、利用自然”、“从征服自然的努力中,来欣赏自然,在欣赏自然的情绪中,来发掘自然的秘密,增进自然的利用。”“现在,外国一般军人以及知识界的人,无时不在欣赏自然、征服自然和利用自然的努力中。凡是,愈能征服自然、利用自然的国家,就愈创造文明、愈能增进富强……”

在演讲中,蒋介石由月亮的阴晴圆缺,想到了人间的聚散不定;由与大家团聚游乐,想到了国家的危亡与民众的水深火热;由月光的圆满,想到了祖国的金欧缺、由欣赏月光,想到了欣赏自然和征服自然。

这些联想的翩翩展现,既体现了演讲者,此时思绪的无尽翻腾;又体现了在国弱民穷外,受其侮的环境下他内心的惆怅,同时,也展现了他心中未来的希望与期盼。几段不同体裁的文字中,渗透着浓厚的文学气息,由此可以领略到蒋介石的文学才能,也能从中窥见到,他在其时其地的内心世界和心路历程。

在中国大陆,一直散布着关于蒋宋孔陈所谓“四大家族”贪腐的谎言。然而,早有大陆民众在网上发帖揭示了蒋家清廉的事实,蒋夫人宋美龄的侄子宋仲虎也曾在海外中文媒体撰文,回应关于蒋宋家族敛财的谎言,所揭露真相,令人吃惊。真相是,蒋中正一生清廉,蒋夫人一生不过问金钱。

2012年5月21日有民众在大陆媒体论坛发帖,讲述蒋中正的家事,称蒋中正一生清廉,蒋夫人宋美龄更是一生不问金钱事,自1991年赴纽约定居后,只有一次问起外甥孔令仪:“钱够用吗?”孔令仪回答说,放心,够用的,此后宋美龄再也没有过问金钱之事。移居美国后,宋美龄初时与小外甥女孔令伟同住长岛孔家老宅蝗虫谷,房子是大姊宋霭龄、孔祥熙夫妇买的;孔令伟1994年过世后,因长岛住宅太偏僻,冬天下雪不方便,孔令仪便劝宋美龄搬往曼哈顿住,但所住公寓为孔令仪大弟令侃名下所有,因此宋美龄在纽约并无房产。

宋美龄在台湾也没有任何房地产。惟一拥有的一栋房子在上海,是宋美龄1927年在上海与蒋介石结婚时的陪嫁。这幢房子当时在法租界霞飞路(现淮海路)附近。这是宋美龄生前惟一的房产。

宋美龄一生不会赚钱、更不管钱,身后仅留下12万美元银行存款,由孔令仪代管,此外别无其它资产;宋美龄晚年在纽约,住的、吃的、用的,包括昂贵的医药费用,均由孔家出钱。实际上,宋美龄借住的纽约长岛住宅,在几十年前由孔家购买时还是非常便宜的。该孔宅1998年被拍卖,也不过卖了3百万美元。

蒋中正死时,没有任何遗产,蒋夫人自己也逝世在孔家的公寓中。蒋宋家族的许多人都陆续在美过世,他们的遗产或在法院查验,或是经过其它不同的法律程序,在美国超然巨大的财富都会在公开记录上留下记录,但传闻中的那些财产都查不到。

蒋方良是蒋经国的夫人,是蒋家第二代最后谢世的人。1978年3月21日,蒋经国继承蒋氏大统后,蒋方良从当年的副厂长夫人,成为台湾的第一夫人。但是在生活上,蒋方良一直保持着低调,她很少在媒体露面,台湾百姓对她极为陌生。她与一位平凡无怨的主妇毫无不同,当丈夫经常加班或出差时,她只管把家庭照料好,虽有佣人,却常亲自动手洗窗帘。

1988年1月13日,蒋经国去世。由于蒋经国素来清廉,没有什么积蓄,她仅仅靠蒋经国死前补发的20个月的俸额115.2万元台币为生。经济的拮据使之欲往美国散心和回白俄罗斯探亲都不能成行。当时蒋经国总统的夫人蒋方良仍住在政府配给的房子里,因她没有一栋属于自己的房子。蒋方良在1992年接见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正、副市长时,二位市长邀请她回故乡看看。蒋方良回答说,自己现在没有钱,所以没法回去,这让二位市长惊叹不已。

蒋夫人宋美龄的长兄宋子文曾是中国的外交部长,在珍珠港事件之前,一直到第二次大战结束,当时透过一个在华盛顿的中美合作公司,及中国国防供应公司,管理美国对中国的支持借贷款项。这些公司的高级成员中,都是由美方推荐著名的有实质经验的杰出优秀企业、财物管理人才。当时有名的威廉扬勉先生就是由罗斯福总统指派在中国国防供应公司的总经理,战后,他参加美国国际保险集团公司被选为最资深公司的总经理。1971年在宋子文去世时,指定威廉扬勉为遗产执行人。威廉扬勉在1985年3月18日所写的一封信中提及“……战后宋子文从中国只带了很少的财产到美国来,在他死时,拥有相当的产业是因他在美国勤奋地靠着他的才能、成功的投资而得来的。你如果不怕麻烦,你可以到纽约遗产律师事务所找到所有的详细资料,藉着纽约著名的律师事务所,我曾查了宋先生所有银行及财务记录,我确定他没有任何一点未登记的财务。”

关于蒋宋家族敛财的传闻,宋仲虎认为有两个因素:

第一,因中国大陆的宣传,故意毁谤蒋介石及他的家人。而且,中国大陆得到许多西方懂得构想煽动性故事的新闻杂志记者的支持,不管是真是假,只要能销售他们的书,往往一个编织的谎言,被重复了太多次以后就变成了真的。

第二个因素:在美国政府,面对许多“谁丢掉大陆”的争论,有些人为了推卸责任,很随便地造出一些让人很能接受的故事,来博得别人的认同,掩盖自己所做的错事而引来中国如此悲惨的下场。

早在1950年2月6日,美国《时事周刊》杂志写道:“美国内阁有一个诡计,如果有人批评他们台湾和中国的外交政策太激烈的话,他们就准备发表中国国民政府的官员,出卖自己国家,把自己和别人财产拿到美国来,美国的财务部都有那些名单。”如果有人问为什么不发表,财务部就说:“那些财务人员就说为了别人隐私不可拿出来。”对此,孔祥熙和宋子文的朋友要他们让美国政府发表他们的私人财产。孔宋同时写了一封信给国会,要美国政府公布他们二人所有的财产。

1950年5月10日,上议院国会记录中公开孔祥熙写给国会的信:“我完全同意让美国国务院或财务部公开我个人在美国所有的私人财产。”并说:“基于共产党的灾害,我失去在中国所有的事业及财产,我当时所抢救出来的钱财只能勉强维持我和家人的需要。我相信这足够可以证明我现在只不过是美国一个普通居民而已。”宋子文先生的信写道:“我绝无反对美国财务部或政府公布我所有财产。”他又写了一封信给美国国务院:“虽然我是一个外国人,在这个国家,我当然希望不要牵入任何争论,我只想在被不公正的攻击里,澄清我的名誉!”

后来对以上的事件,美国对华政策委员会发出一则挑战信给650间报社的编辑,向美国政府挑战,要求国务院公布所有关于媒体报导的以上争论的详细资料,结果,美国国务院没有任何一点资料可以提出来,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证据。

为什么蒋氏父子贵为统治过大陆与台湾近70年,居然沦落到蒋介石妻子连自己的住所都没有而必须借住亲戚家、蒋经国妻子连回国探亲的费用都拿不出?这是有原因的。最主要的原因,是蒋氏父子具有信仰,有力量抵御金钱的诱惑。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